日出而作「zuō」

排列組合研討(推進)委員會會員。
不需要你認識我,不渴望你知道我。
就讓我看著你,不必回頭看我。

「尤勇」DJ和皮罗什基

*尤勇ooc
*我有病,你没药。
*如有意外,概不负责。
*ok?

「我今天有点DJ活动,不能陪你吃饭了。」
「带我去!」
「不行,未成年不能看的。」
「我要看!带我去!」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尤里把手机丢在一边,垂头丧气。一个处于既不愿意被当作小孩子、又不愿意和大人“同流合污”的尴尬时期的少年——是相当敏感的。奥塔别克是第一个没有把他当作小孩子看待的人,是双方平等的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所以尤里相当珍惜这份友谊,没想到年龄差再一次将两人阻隔开来,这令尤里非常懊恼。

于是尤里约了勇利出来吃饭,一边吃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抱怨着,都是一些诸如「为什么都把我当小孩子」、「成年人有什么了不起」之类的话。毕竟他已经是升入一个成年组的花滑选手了,和成年人平起平坐是理所应当的,他实在是不明白,大家到底还有什么理由把他这样一个得过大奖赛金牌的选手当成一个小孩子呢。
勇利一边吃饭,一边嗯、嗯地回应着,脸上是不失礼貌的微笑。
「可是,未成年确实是不能去club。奥塔别克也不是故意不带你去的。」
「好吧,我们去跟踪他!」
「欸~?!」
俄罗斯少年总是语出惊人。

勇利无奈地跟着尤里鬼鬼祟祟在club附近徘徊,不禁吐槽起来:「为什么连我也要跟你一起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
「嘘——别吵!」

然后他们看到JJ和奥塔别克勾肩搭背地走了。
尤里震惊得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移动。
勇利那句已经到了嘴边的「不去打个招呼么?」也被吞了回去。

当天晚上尤里做了一个噩梦。
奥塔别克一边说着:「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一边在JJ的果体上打碟,他的手一直从lai子滑到p股。
JJ一边呻吟着一边还在唱着那个「I can 撸 the world… JJ…」
奥塔别克凑到JJ耳边说:「再大点声,宝贝儿。你是我的disc,我是你的jockey。我是DJ,你会爱我吗?」

然后尤里就大叫一声惊醒了,他撸了撸睡在自己身边同样受到了惊吓的挖煤猫,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还好是梦!但是他不禁回忆了一下梦里的画面,又觉得有点带感,很想在谁的身上也试一下,绝对不要JJ,就卡次咚吧,但是自己也不会DJ,那就做皮罗什基吧!像揉面粉一样,在卡次咚的p股上揉揉捏捏,唔——手感一定很好!

就……确实是,未成年不能看的DJ活动啊。

以上
*顶锅盖细软跑*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