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而作「zuō」

排列組合研討(推進)委員會會員。
不需要你認識我,不渴望你知道我。
就讓我看著你,不必回頭看我。

「维酱╳勇利」告别

*维酱╳勇利(对就是勇利养的那条狗)
*努力克制了开灵车的冲动
*如有意外概不负责
*OK?

胜生勇利关了手机躺在床上装死。
他滑给童年女神看的模仿男神的短节目被拍下来传到了网上,而视频的点击率可能已经超过了他有生以来任何一个滑冰视频。羞耻,尴尬。此时此刻,勇利的心情就像被人公布了果照的少女一样复杂,而且他还那么胖,胖了不止一圈,事到如今就算要求删除视频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自欺欺人地逃避现实。
不知道维克托本人有没有看到,勇利翻了个身,揉捏着自己软软的堆积了不少脂肪的肚子,叹了一口气。看了一会儿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天花板,他决定蒙头大睡,假装无事发生过。
迷迷糊糊之中,勇利感觉手上传来温暖又潮湿的触感,啪嗒啪嗒,好像……对,就好像维酱在舔自己一样。但是他懒得睁开眼睛,只是抬手轻抚狗头。
「汪汪!」
?!
等一下!维酱不是已经……去另一个世界了吗?勇利猛地睁开眼,下一秒,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一跃上床、扑向自己。天啊,这可不是一只小狗的重量。勇利揉了揉眼睛,一个男人的脸孔在自己面前变得逐渐清晰起来,就在他还没来得及惊声尖叫起来的时候,哧溜,把他压在身下的男人舔了舔他的脸颊。
非、非法入侵!还是个变态!
勇利用袖子胡乱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正要大叫!男人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动作。
「你不记得我了吗?小主人?我好伤心。」
「抱歉你谁?!」
「我是维克托。」
「维……维克托?」勇利试探着重复了一遍。
「讨厌,叫人家维酱。」
勇利推了推眼镜,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戴眼镜,于是他摸到了放在床头的眼镜戴上,仔细打量着这个有着一头棕色卷发、自称维克托的男人。
「维酱?」
「是的,我的小主人。」男人开心地蹭了蹭勇利的脖子。
「你……」
「你可真是胖了不少呢。」
漫不经心的一句陈述事实的话,戳中了勇利的痛处,甚至忘了原本要说什么。
「一走就是五年,我每天在这里等你,都快变成忠犬维克托了。」
男人的语气有些哀怨。
「还是说,小主人希望*维克托*做你的忠犬?」
男人说着又自顾自感叹起来:「哇噢,这可真是不得了呢。」
「不,我不是,我没有。」勇利连连否认。
「说起来,为什么,我的名字,和那家伙一样呢?」男人的脸贴近了勇利,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睛。

勇利回忆起了被尤里堵在厕所的感觉。
「不需要两个yuri!」

「好啦,小主人,别烦恼了,我是来跟你道别的。」男人起身坐起来,留给勇利一个背影。
勇利甚至看到他的尾巴摇了摇。
「维酱……」
「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一步了。」男人回头朝着勇利笑了笑,轻轻一跃,消失不见了。
那句对不起,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勇利,你要睡到什么时候?下雪了!快起来帮忙铲雪!」
楼下传来了家人的声音。
勇利起来打开窗,确实下雪了,雪花飘了进来,轻柔地落在他的手上,瞬间融化不见。
沉迷装死的勇利终于匆忙下楼跑到大门口准备帮忙铲雪,却被一只卷毛狗扑倒在地。
「小维?」
大型卷毛狗热情地舔了舔他的脸。
于是,故事开始了新的篇章。

完。
*细软跑*

评论(12)

热度(18)